88必发手机客户端

推荐阅读: 鲜妻有染,轻点抱!   一遇终年:Boss老公宠入怀   首席强势:哑妻,楚楚动人   八零军婚:重生娇妻有点野   叶罗丽精灵梦之王默是灵犀公主   妃来吉祥:邪王,我有红包哦   黎大蹄子,麻烦请滚   女以娇为贵   甜蜜娇妻,男神霸上我   TF之不完美公主   圣女娇妃:王爷请深爱   藏在我名字里的你   云烟落尽相离兮   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   都市之修仙战少  

    “噢,你这个小坏蛋!”君茹妈妈放浪地娇叫着,两条浑圆、丰腴的大腿缠绕在他的腰间,圆润、白嫩的双臂紧紧搂着他的脊背。滑润的带有褶皱的甬道紧紧夹迫、套撸着他硬梆梆、粗大的巨蟒:“乖儿子,妈妈的,宝贝心肝。”君茹妈妈微闭着秀目,扭动着娇躯,享受着儿子硬梆梆粗长的巨蟒给她带来的身心的快感,肉麻地浪地叫声。他和妈妈又沉浸在如痴如醉的禁忌的快感幸福之中。

    再六个月后,君茹妈妈生下了一个女孩,非常健康,长得非常漂亮,像君茹妈妈一样,眉宇间又能依稀看出龙剑飞的影子,一看就是他和君茹妈妈的女儿,可是他长得和爸爸谢国华非常的相像,谁看了都说这个孩子和她的“哥哥”一样,都是那么漂亮。

    半年后,当君茹妈妈的身体完全恢复后(为了妈妈的身体健康,龙剑飞和妈妈在妈妈生下女儿后半年没有爱),那天晚上,他从国华集团开会回来,君茹妈妈站在楼下客厅的门前等他,君茹妈妈早就准备了,体态丰腴的妈妈生完孩子后更显得性感迷人,一袭纱裙轻笼着妈妈娇美的体姿,暗红色的隐约可见,两条浑圆的大腿间隐隐的黑色森林如同神秘的幽谷般令人神往迷醉。

    龙剑飞和君茹妈妈拥抱在一起,紧紧地拥吻着,君茹妈妈把舌尖进他的嘴里,他则用力吸吮着君茹妈妈樱唇,君茹妈妈的舌头与他的舌头在他的嘴里搅拌在一起,他的手不老实地在君茹妈妈的周身摸索着,撩起君茹妈妈的纱裙,揉摸着着君茹妈妈白嫩、喧软、肥腴的,揉着,捏着,的巨蟒硬梆梆地在君茹妈妈的下方。君茹妈妈的身体在他的怀中蠕动着,呼吸渐渐加速了,一连串如泣如诉的娇啼如轻风般缓缓吹来。一袭红潮涌上君茹妈妈白晰秀脸,君茹妈妈微闭的秀目变得迷离起来,正在哺乳的变得硬了,在他的胸前。他的手摸向君茹妈妈的甬道口,君茹妈妈的甬道口已是氾滥了。

    “妈妈,你着急了吗?”龙剑飞亲吻着君茹妈妈,手指轻轻探进君茹妈妈的甬道里轻轻搅动了一下:“看,妈妈的里面都湿了。”

    “哼,小坏蛋!”君茹妈妈羞涩地打了他一下,把脸埋进他的怀中,紧紧搂着他:“还不都是你,就知道欺负妈妈。”

    龙剑飞把君茹妈妈扑倒在地板上,压在君茹妈妈喧软的身体上,亲吻着君茹妈妈。把君茹妈妈那袭白色半透明的纱裙轻轻脱下,露出白嫩、光洁、绵软的裸体。君茹妈妈微微闭上秀目,秀挺的鼻翼轻轻歙动着,樱唇微张,丰腴的乳胸微微起伏着。两条浑圆、白晰的大腿微微分开浓黑、稠密的遮掩着潺潺的幽谷。小花瓣如盛开的花瓣般鲜艳,那生育过他,又生育了他的女儿——妹妹的甬道口湿漉漉的,如花蕊般般娇艳。

    龙剑飞激动地抱住君茹妈妈丰腴、白晰、滑润的胴体,在地板上打起滚来!几个翻滚之后,他把君茹妈妈压在了身下。君茹妈妈温柔地搂着他,他把脸埋进了她柔软的胸前,吮吸着她的,他可感受到君茹妈妈胴体的轻微地颤抖,她像也开始兴奋起来了!

    龙剑飞的手摸索着君茹妈妈全部的身躯,一会是在,一会又爱抚她的臀,他还伸出手去揉搓她的,她的每一寸的肌肤,他都不愿放过,用力地揉着君茹妈妈的臀肉和。他趴在君茹妈妈的身上,硬梆梆的巨蟒触在君茹妈妈的甬道口上。他和君茹妈妈的嘴吻在了一起,他把舌尖探进君茹妈妈的嘴里与君茹妈妈丁香条般的舌头搅在了一起,君茹妈妈的喘息渐渐重了起来,丰腴的身体开始在他的身下扭摆着,他那圆润、硕大叠头在君茹妈妈滑腻、湿漉的甬道口研磨着。趁着君茹妈妈沉醉在柔情蜜意中时,他用力一挺,只听“滋”的一声,他那粗长的、硬梆梆的巨蟒下子插进了君茹妈妈滑腻、湿润的甬道里。硕大圆润叠头触在甬道尽头那团暖暖的、软软的、若有若有的肉上。

    毫无防备君茹妈妈被他这一下子插了个措手不及:“噢,小坏蛋,你想死妈妈啊?”君茹妈妈放浪地娇叫着,两条浑圆、丰腴的大腿缠绕在他的腰间,两条圆润、白嫩的双臂紧紧搂着他的脊背,滋润、腻滑的,内壁微带褶皱的甬道紧紧夹迫、套撸着他硬梆梆的巨蟒。快有一年的时间了,他的巨蟒终于又插进了妈妈花蕊般娇美、诱人的甬道里。

    “妈妈,为了我们的女儿,你受苦了,儿子得让你快乐快乐。”龙剑飞抖动着,快速地、用力地着巨蟒,每一下硕大圆润叠头都触在甬道尽头那团暖暖的、软软的、若有若有的肉上。君茹妈妈被他得娇喘吁吁,声连连,扭动着腰臀配合着他的,甬道张弛有致地收缩着,一阵阵“扑哧扑哧”既刺激又销魂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整个房间。

    “小色鬼,怎么会是我们的女儿呢。”君茹妈妈微睁着秋波流转的一双秀目,略含羞涩地说:“你是妈妈心肝儿子,她是妈妈的女儿,你的妹妹。”

    “不嘛,妈妈,这个女儿是妈妈和我一起生的,应该叫你妈妈,叫我爸爸。”龙剑飞趴在君茹妈妈的身上,硬梆梆粗长的巨蟒深深地插在妈妈的甬道里,硕大叠头触在二十四年前曾蕴育的地方,半年前,他和君茹妈妈的结晶又曾在那儿蕴育。

    “净瞎说。”君茹妈妈纤纤的小手掐着他的:“都是从妈妈肚里生的,都是妈妈的宝宝,你是妈妈儿子,又不是妈妈的老公,怎么能叫你爸爸呢?”

    “妈妈,我不管,反正你既是我的妈妈又是我的情人,那女孩既是我的妹妹,又是我的女儿,你既是她的妈妈又是她的奶奶,我既是她的哥哥又是她的爸爸。谁叫她是我和妈妈生的孩子呢?再说,再说再说什么?再说,她怎么也是我妈妈的结晶啊。”

    “哎呀,小坏蛋,把妈妈都羞死了,说得那么难听!”君茹妈妈把脸埋进龙剑飞的怀里,娇嗔道:”还不是你这个小坏蛋把妈妈弄成这个样子。”君茹妈妈在他身下扭摆着身体,生育过美凤姐姐和他还有妹妹的甬道滑腻、湿润,紧紧夹迫、套撸着他的巨蟒。

    “妈妈,我们再生个儿子吗?”

    “哼,你想得美呀!”君茹妈妈的甬道用力一夹他的巨蟒,随即就娇羞地说:“我可不想再有一个不知道该是儿子还是孙子的坏小子欺负我。”

    君茹妈妈丰姿姣媚娇艳迷人的玉靥浮现出如登仙境似的畅美春笑,凹凸有致香肌玉肤的娇躯透着晶莹的点点香汗无力地躺在龙剑飞的身下。丰腴、肥美的用力向上挺起,滑润的带有褶皱的甬道紧紧夹迫、套撸住他的巨蟒,甬道深处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若有若无的肉张弛有至地裹吮着他巨蟒硕大、圆润叠头弄得只他感觉蟒头被君茹妈妈那柔嫩滑腻温热的甬道套撸得得恍如有无数在爬行噬咬似的奇痒钻心,且一股股销魂蚀骨无法言喻的快感袭遍浑身,只透骨髓。他巨蟒一阵急剧地收缩,存蓄了许久的喷射而出,强劲地注射进君茹妈妈的甬道里,君茹妈妈被他的冲击得忘情地浪地叫着,紧紧地把他搂在她的身上。

    激情过后,龙剑飞趴在君茹妈妈柔肌滑肤丰腴的娇躯上轻轻亲吻着君茹妈妈的耳垂说:“妈妈我知道了。”

    君茹妈妈眉目间春意犹存,俏丽娇腻的花容红潮未退,春思朦胧的媚眼微启娇态可掬地看着龙剑飞道:“你知道什么了?”龙剑飞把手伸到君茹妈妈身下,垫在君茹妈妈喧软的下说:“我知道妈妈什时候是达到了。”君茹妈妈娇羞地笑道:“你是怎知道的?”

    龙剑飞揉捏着君茹妈妈说:“妈妈一达到时就挺得高高的并且将我紧紧的抱住,这时妈妈的甬道深处就会喷涌出一股温热的液体来……”

    君茹妈妈听得芳心轻跳,羞意油然而生,她明艳照人的芙蓉嫩颊羞红似火,娇羞地道:“坏儿子,羞死人了。”君茹妈妈这恰似一枝醉芙蓉让人心醉神迷的羞态是龙剑飞最喜欢看的了。

    “是你自己要我说的吗。”龙剑飞故意笑着继续道:“最明显的是妈妈被我到时甬道会变得紧紧,夹得我……”

    君茹妈妈的脸羞得如晚霞般娇艳,纤柔的小手掐着龙剑飞的,羞不可抑地娇嗔道:“小坏蛋,你还说,看妈妈怎么罚你。”说着君茹妈妈用暖香柔软的红唇吻住了他的嘴,湿滑甜腻的丁香妙舌伸入他的嘴里将他下面的话堵住了。龙剑飞也乐得接受这样的惩罚,他一口含住君茹妈妈的湿滑滑的香舌贪婪地吸吮起来。

    一时间整个房中又是春光旖旎,莺声燕语不断。

    君茹妈妈极尽所能地表现着成人浪风的本能,妈妈压在龙剑飞身下的赤裸的身体轻轻扭动着,一双美妙的秀目微睁,白净的面颊上一抹红霞。朦胧的眼波如秋水般流转,洋溢着渴望的情思,微微的喘息偏仿佛在告他她这时的需求。

    “妈妈,我知道你要什么?”龙剑飞亲吻着君茹妈妈的耳垂轻声说。

    “什么?”君茹妈妈微睁双目,任由着他的爱抚。

    “妈妈是想让儿子亲你美丽的浪。”

    “哎呀,去你的,小坏蛋。”君茹妈妈羞涩地叫着,把龙剑飞从她的身上掀下,爬起身娇笑着向楼上跑去。

    龙剑飞一挺身从地板上爬起来,向君茹妈妈追去。妈妈娇笑着躲闪着,终于在楼梯上被他抱在怀中,妈妈趴在楼梯上,肥美白嫩的就在他的眼前,微微分开的双股,那刚让他过的甬道口湿漉漉、粘呼呼的,甬道口里流溢出乳白色的。

    他捧住君茹妈妈肥硕、光洁的丰臀,亲吻着,沿着沟吻舔着,妈妈甬道里流出的和着他的射注在妈妈甬道里的流溢出来,把妈妈的弄得一塌糊涂,当他吻舔到妈妈那湿呼呼的菊花里,君茹妈妈娇笑着、喘息着说:“宝贝儿子,就会欺负妈妈,那太脏了,让妈妈去洗洗吧。”

    “啊,妈妈,我要和妈妈一起去洗。”

    “谁和你一起洗啊,你就会欺负妈妈。”君茹妈妈从他的身下挣脱出来,笑着扭摆着身肢,跑上楼去。

    跑进洗浴间,龙剑飞从后面把君茹妈妈抱住,巨蟒在君茹妈妈喧软的上,妈妈如初恋的少女般扭转过头来,他吻着妈妈红润的小嘴,舌尖进妈妈的嘴里,妈妈舌头和他的舌头搅在了一起。过了一会,他和妈妈的嘴才会开。

    他和妈妈双双搂抱着进入了宽大的浴缸。

    龙剑飞把君茹妈妈抱在怀中,君茹妈妈赤裸的身体偎在他的怀中,轻轻地用温水撩拨着妈妈的身体,妈妈的小手握住他的巨蟒轻轻套撸清洗着,在妈妈小手的揉弄下,他的巨蟒渐渐地硬了起来,君茹妈妈笑着说:“小坏蛋,又想干坏事了。”

    龙剑飞的手一直在君茹妈妈的身上游走着,用清清的温水撩拨清洗着妈妈的,听到妈妈的话,他把妈妈的身体藉着水的浮力托起,趴在妈妈的身上张开嘴把妈妈的全都含在嘴里,热烈地亲吻着,舌头舔着妈妈花蕊般美丽人的甬道口,分开花瓣,舌头伸进甬道,柔嫩的甬道内壁立刻就收缩夹紧舌头。舌头顽强的冲破挤压,不时探进甬道里,在妈妈那滑润的带有褶皱的甬道内壁上舔刮着。从妈妈甬道深处汩汩溢流出。

    “妈妈,儿子的嘴上的功夫怎么样,舒服吗?”

    “……啊……”当龙剑飞的舌尖将君茹妈妈的珍珠花蒂挑起时,君茹妈妈用销魂的呻吟声诉说着体内的躁动。妈妈扭动着身子,嘴里不时传出快意的让人销魂的呻吟声。君茹妈妈的双腿把他的脖子缠住,用力向上挺送着丰腴的,以便他更彻底地吻舔吸吮她的甬道口和甬道内壁。

    终于君茹妈妈忍受不住了,把他拉起来,搂着他的脖子,红润香美的小嘴紧紧地亲吻他的嘴,龙剑飞和君茹妈妈紧紧地吻在了一起。

    过了许久,龙剑飞才和君茹妈妈分开,君茹妈妈娇地笑着说:“呸,坏儿子的嘴真,以后再不和你亲嘴了。”

    龙剑飞把君茹妈妈抱坐在他的腿上,一支手摸着妈妈被他亲得直流的甬道口说:“妈妈,儿子嘴上的味是哪来的呢?你说呀,妈妈你说呀?”

    君茹妈妈用小巧的拳头擂打着他的胸膛:“小坏蛋,坏儿子,就会欺负妈妈,妈妈不来了。”龙剑飞把君茹妈妈的身体抱在身上,君茹妈妈骑跨在他的双腿上,他那硬梆梆的巨蟒触在妈妈的甬道口上,君茹妈妈扭动着身子,想让他把巨蟒插进她那早已奔流的甬道里。龙剑飞故意逗着君茹妈妈,任蟒头在君茹妈妈的甬道口研磨触就是不。

    “妈妈,告诉我,儿子嘴上的味是那来的?”

    “是……是……”君茹妈妈娇羞把脸埋在龙剑飞的怀中,嘤嘤地说:“是儿子亲妈妈的亲的。”看着君茹妈妈娇羞欲滴的样子,他只觉得欲火中烧,借助水的浮力让君茹妈妈的身体靠在浴缸的边上,君茹妈妈身子向后仰着,双手抓紧浴缸,两只玉腿绷得笔直抬得高高的指向天花板,把如花般迷人的甬道口展现在他的眼前,他硬梆梆的巨蟒对着君茹妈妈滑腻的甬道,硕大的浑圆叠头挤进君茹妈妈的甬道口里,君茹妈妈早已被欲火烧得荡不堪,藉着水的浮力身体向上一挺,他的巨蟒一下全都插进了她的甬道里。他被君茹妈妈的浪和主动所激动,用力着巨蟒,君茹妈妈的甬道也紧紧夹迫套撸着他的巨蟒,随他的冲撞激起阵阵水花。池底很滑,难以承受他的体重。他双手扶在浴缸边缘,大半个身子都压在君茹妈妈的娇躯上,水蒸气里充满各种销魂的呻吟。

    “……啊啊……飞儿,抱紧妈妈……抱紧……用力,……儿子……太了…………用力……别停……哦……”君茹妈妈浪放肆地叫着,真难以想像,生过三个孩子的女人竟会这样勃勃,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把自己弄得神魂颠倒意醉神迷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也许是他的滋润了妈妈,妈妈在儿子的爱抚下变得年轻了,成人对的渴望完全被的快感所激发出来。

    无论什么时候,龙剑飞和君茹妈妈的时候,他都是叫妈而妈妈也喜欢听他叫妈。

    君茹妈妈一旦迷恋上和自己的儿子,就再也不会掩饰自己的快感,所以每次来临时,都会放声大叫的,反正在龙凤山庄里面都自成一个单元,你叫破喉咙也没人听得到。

    憋了多年的一旦被唤起非常可怕,最近龙剑飞都有点不知所措。“……唔……真美,妈妈爱你……啊……别怕,妈妈不痛……”处在君茹妈妈这个年龄的女人,甬道内壁就算长年没有巨蟒摩擦,也不可能比少女敏感。正因为如此,成熟妇女和少女在床上表现完全不同。

    青春少女甬道又嫩又敏感,不需太大力都有感觉。有经验的成熟美妇要得到快感就会尽量挑逗男人的欲火,而且经常会大呼“……用……”之类的话鼓励你用力干。龙剑飞想这就是很多人喜欢和成熟妇女的原因,尤其是儿子愿意与母亲的原因。

    浴室里到处都被两具扭动的弄湿,君茹妈妈原本雪白的胴体承担了施放燥热的载体,渐渐变得红润。荡的声把龙剑飞引领到巅峰,得到满足的君茹妈妈才将绷得笔直的玉腿从龙剑飞肩膀上缓缓滑落下来,拥着他近乎虚脱的身子蜷在浴缸里,娇滴滴的和他说着缠绵的情话……

    君茹妈妈做过三个孩子的妈妈,但是她的容貌还是那么年轻漂亮、肌肤细嫩、身材婀娜,而她的气质又始终保持大方文雅雍容华美本色。在君茹妈妈身上表现出来那种成性的风韵是了令龙剑飞着迷沉醉的。更令他欣慰的是:君茹妈妈的就像所有的中年的成性一样旺盛,在床上的反应敏感、热情、荡,稍加挑逗便如醉如痴、柔若无骨,真是千娇百媚,仪态万千,抱在怀里使人心旷神逸,总也舍不得放开,十分动人。

    龙剑飞想:君茹妈妈在床上动人心弦的、令人迷醉的那一份羞赧,销魂的呻吟、迷离朦胧的眼神、浪火爆的动作,肯定也是天下无双的!

    母亲慈祥,爱妻贤淑,现在真正是君茹妈妈、林诗音岳母、杨玉卿姐姐领衔龙凤山庄后宫群芳;

    素云姑妈、婶婶田秀玫、林婉碧、许筱竹、欧阳菲菲、阮玉钗、白素、木兰花、穆秀珍、钟楚虹、邬美芸等都是环肥燕瘦;

    梅玉萱、邱玉贞、刘慧娟、钟淑惠、萧莹秋、秦巧巧、杨玉娴、杨玉雅、梁惠茹、鞠雪萍等尽是左膀右臂;丽娜、林雅诗、钱雪雯、李如嫣、贾文婉、韩雪、唐文清、雪婷、马莉莉、邬倩倩、江娜娜、黄颖颖、胡超莲等婉娈可爱;苏元春、苏惜春、苏怜春、叶玉倩、夏玉荷、林玉芝、金子妃、袁明明、杨玉淑、梁晓婧、唐家丽、白羽丹、孟丽、钱玉雯、鞠芳芳、李思思等各具风情;薛丽怡、罗敏、苏雪仪、贾文娟、陶虹、陶芸、颜美琪、颜丽琪、张华倩、温淑仪、温红、伊宁静、刘雅莉、方美蓉、方冰冰、刘奕菲等嫔妃昭仪、艳光四射;更有:柳玉茹、于思谨、苏霞、姨妈沈倩影、孟惠珊、秦可琴、许筱蝶、李郁君、陆文媛、马如兰、孙丽芙、周紫薇、钱晓敏、叶蓉蓉、杨澜澜等别有风味;蔡杏娟率领春兰、秋菊、蔡珍珍、蔡怜怜、蔡依依、唐家丽等侍奉左右;真杏小百合皇后、金慧敏、铃木杏里、蓉子公主、酒井优香皇妃、小林惠美皇妃、妮可基德曼、金妍儿等更显异国情调。三宫六院八姐九妹十二金钗十六爱妃再配上港台日韩新收美女等,众多美女姐姐妹妹岳母妈妈姑妈姨妈济济一堂,生下子女满堂,呱呱坠地,牙牙学语,笑语欢歌,莺声燕语,天伦之乐,其乐融融,真是他前世修来的幸福,事业兴盛,家庭和谐,国家强大,人民安乐,人生如此,夫复何求?金龙又迎新春来,玉兔才辞旧岁走。

    恭祝阖家幸福年,请看《偷心龙爪手》。说说520免费88必发官网手机版户端阅读_www.vpccentra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