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手机客户端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开此先例。兼念其母凌皇后母仪天下,劳苦功高,特赦免其死罪。”

    “然而——”皇上重重地顿了一顿:“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李澄之所犯过错罪不容恕,朕特责令从今日起,李澄之削去王爵,贬为庶人,从此再非皇裔。责其终身不得从事士农工商四业,有朕一日,不可重获封爵,不得踏入皇宫一步,不得重见旧日故人!”

    皇上一口气念完,极是顺畅,对张尚书笑了一笑。

    “张尚书,朕如此处置,你觉得如何啊?”

    “这、这……”

    张尚书傻眼了。皇上痛骂了他一顿,但所下的旨意却跟他所求完全相同,细致的地方还更要超出他的想法。原来皇上本就有意削爵,还责令终身不能cāo作四业,不得重见故人。彻底杜绝了皇后娘娘能在暗中接济橙王的可能xìng。

    但既然皇上与自己想法一致,却为什么要疾言厉色的数落自己一顿?他自己今天讨这顿骂,又何苦来由?

    正迷茫间,老丞相忽然道:“皇上之言,真是太有道理。”

    张尚书正不知他怎么这时候打落水狗,忽然心念一动,想起皇上所说的‘逼迫太甚’四字,不由得有悟于心。

    “皇上处置公断,老臣佩服,若无别事,老臣这就告退了。”

    皇上果然也不拦着:“尚书大人便请吧。”

    33. 帝皇圣断,磊落无忧(下)

    老丞相除了那一句话外,始终不言不语,微闭着眼睛仿佛视而不见,却是冷眼旁观着这一出好戏。

    要提起当朝丞相李斯大人,他老人家三朝元老,号称政坛不倒常青树。乃是皇上爷爷那一辈开始做起的丞相。历经三朝依旧屹立不倒,靠的便是这一套做官做人的学问。

    皇上今日请张尚书过来,一问三不应,那是故意挖坑给张淳风跳啊。刚才皇上耍张尚书的那一手,那里头的名堂外人看来一头雾水,李老丞相瞧来却是再清楚也没有了。

    张淳风是当朝栋梁不假,他才高八斗、满腹经纶、言辞犀利、口舌便给,常能道人之所未能及。为人也是正直不阿、高风亮节,向来有清白之名。绝不为权贵而让步,甚至是皇上,由于他曾任太傅,也得给他几分面子。

    若非如此,京城吏部掌管天下文官的升迁调动、文考勋封,吏部尚书一职位那是何等大权,岂能轻易许人。

    然而张淳风生着一副聪明面孔,骨子里却仍是个不知变通的读书人。

    没错,在皇上心里或许对橙王是有父子之情,怜悯之心。然而年近半百的皇上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意气用事的少年天子,更不是那个需要他张淳风耳提面命的学生了。他是一国之君,他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他不杀橙王,绝对不是因为单纯的骨ròu之情。L

    皇上是个英明的主君,他不是不能杀橙王以平民愤的。皇上自己,也并非不知道事情的严重xìng。他跟皇后不同,并非不是没把橙王生死一事放在天平上衡量就盲目作出决定。

    若是此事张淳风肯徐徐图之,说不定明年的今日,已经是橙王的忌日。

    橙王该不该杀?该杀。T

    皇上知不知道?他知道。

    皇上忍不忍心?他能狠下这个心。

    但为何今日的橙王却被免去死劫?这全是因为这一个多月来张淳风发起的指责和诘难,这每一日都在朝廷上重演的戏码。张淳风的这一出百官逼宫,这一着棋下的蠢了。E

    君王永远都会猜忌威胁自己的力量,哪怕是不世的贤君,哪怕是为了公事。

    天下为公与莫非王臣之间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也可以争锋相对到将净土烧成荒原。李斯丞相用自己的眼睛不止一次见证过这一切的发生。他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他更加知道自己的主君,是个什么样的君王。x

    元圣帝从来都不是个懦弱的君主,他不同于他的父亲,嗜杀、残暴却毫无担当。他是个好皇帝,同时也是个xìng子刚硬果敢的皇帝。

    百官逼宫绝对不能令他低头,相反只会让他生出反感,并且给予反击。

    皇上满意地看着老丞相,大笑道:“哈哈哈哈,老丞相不愧是三朝元老,什么都瞒不过您老的法眼。”M

    皇上摸摸自己的胡须:“张尚书是个人才,也是个可敬的好官。朝廷不能光由着皇帝的xìng子来,同样也不能由着某个官员的xìng子来,哪怕他位极人臣,哪怕他清如明镜。今日朕就是要他知道,他高傲,朕容得下他。他跋扈,朕,也制得住他。”

    老丞相也是一笑。

    “皇上召集老臣前来,怕不是只是为了让老臣在刚才补上马后pào吧?”D

    “老丞相一语中的。朕今日除了要提醒提醒张淳风,也是有件事要跟您商量。”

    皇上从御案上抽出一张纸,递给老丞相,李斯大人双手接过。

    皇上沉吟道:“这是金银宗前任宗主的亲笔信,今日早上方至。其中言辞恳切,真情流露,提到了朕与他多年前的jiāo情。又提到除了那柄‘金乌噬月’作聘礼,还愿意放弃金银宗将近一半的领地归还朝廷,务恳朕将红儿嫁给他的儿子。”k

    老丞相看罢此信,缓缓道:“皇上可是有了主意了?”

    皇上看着丞相,不由得点点头。

    “撇开金老与朕的jiāo情不谈,朕算来算去,这都不是一桩吃亏的买卖啊。”1

    皇上坐回龙椅,疲惫的剑眉略一舒展,释出一丝疲累。

    “老丞相阅历甚广,你说武林之中,如今谁以称雄?”

    李老丞相推辞道:“皇上此问,可是难倒老臣了。老臣一介文臣,不通武事。此事皇上不若取问君王侧或是麒麟卫更加妥当。”

    皇上忙道:“丞相大人勿要谦虚,朕知道您老通博古今,要问当今之事,谁都不若您的洞若观火。只是朕深明您不喜高调,所以今日只是宣您一人来见。”

    老丞相面带病容,弱不禁风的样子。殿内烧着炭火,他老人家也内三层外三层的裹着厚重的衣裳,可偶尔仍是不自觉的会打个冷战。然而就是这等老人,却值得当今圣上不耻下问。

    “皇上既然如此看重老臣,老臣便信口指点一二。老臣不通江湖久矣,所言不定便是实情,当中更有别谬处,望皇上见谅。”

    “使得。老丞相谦虚了。”

    老丞相微皱眉头,仿佛在极力回思,语气却仍是颇为轻快:“武林之中四分天下久矣。若不计入南疆北疆西域等地,简单说来,便是以四大势力相互争斗。”

    皇上从未听过这种说法,可见老丞相腹中果然有真才实学,刚才不同江湖云云不过是自谦之辞。

    皇上喜道:“老丞相请说。”

    “正道传统的三大派,少林武当大罗山,淡泊纷争久矣。其门下弟子固然仍在闯dàng江湖,却甚少听说做出什么大事。其因便是这三大派的主事人早已不问名利,约束了门下弟子的发展。

    而正道目下最活跃的该是四大门:峨眉净门,昆仑山门,沧海天门,明镜宫门。这四个门派相对来说活跃得多。七个门派均是源远流长,兼且门下武功包罗万有,精深奥妙,其他门派无法比拟。其余地方门派偶尔也有出类拔萃者,却难称大器。

    邪道上,自然是以杀联魔教等四外道为主,兼辅以无数妖魔小丑。四大外道,每一个单拿出来都有问鼎江湖的实力。因此邪道实力比正道只强不弱。皇上问谁以称雄,此话虽然不敬,老夫却必须说,该是邪道。

    第三方,则是拱卫京城的白王七冠。这七冠不只是武林门派,也等同于封侯拜相的一方霸主。甚至在朝廷特许下允许拥兵自立。实力远超一般门派。名义上与我朝廷休戚与共,却摆了个二郎神的架子,听调不听宣。与我朝廷,友敌难料。

    第四,则是咱们朝廷了。朝廷坐拥天下兵马,又有六扇神机榜上高手,亦可是江湖上的一大势力。但若是撇除朝廷的影响,光以三司衙门实力来论,咱们的实力却是四者之中最弱。”

    皇上听得眉飞色舞,一拍桌子:“照啊!老丞相之言甚得朕心。”

    皇上大感快慰道:“朝廷要打理好江湖,光靠三司衙门的力量还不足够。朕花费偌大心力,也不过整治了一个魔教,其余的三外道朕却是有心无力了。因此朕不得不依赖白王七冠的力量。他们的荣耀、特权是朝廷给的,但力量却在紧急情况之外都为他们自己所用。朕对这种情况感到忧心。

    尤其是澄空君事件给朕敲响了警钟。若是有朝一日,他们之中有人起了歹念……江南之地直迫京城,朕以何防?所以金银宗的诚意确实足以打动朕。朕可以凭着金银宗的那一半领地,将手掌伸入江南白王之地。老丞相,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驸马选试,要选择谁,其实不过是在朕一念之间。”

    老丞相笑道。

    “皇上的意思是说,比起一个淡泊江湖的大罗山,还只是一个普通弟子。您宁愿选择更有实际意义的金银宗宗主。”

    “朕确实不喜金王孙此人,但同样对明非真此人也没有什么好感。”

    皇上说到这里重重地哼了一声:“明非真这人油腔滑调,朕听伊人提起过他多次,隐隐竟然也有倾心之意。朕在飞鱼坪上,曾听到那杀手伏象亲口说过,说过,唉,说过伊人与那厮竟然已经无媒苟合。本想让伊人与他分开,朕再单独收拾收拾他。不料最后算下来,他竟然还打赢了御前比武,与红儿又有了联系。真是个始料未及。”

    老丞相抚须道:“老臣昨日也见过他。此人其貌不扬,但观他面相,却是面带桃花,此生注定与女人纠缠不清。确非公主良配。”

    “不错不错,朕一看他就觉得他花心。”皇上赶紧道:“再说那金王孙,虽然为人跋扈一些,但高门大户出身的子弟谁不如此。而且朕看他对红儿似乎也有几分情意。”

    “皇上是想,找个理由,便把公主许配给金王孙?”

    皇上缓缓点头:“不错。朕就是这个意思,不知道老丞相有没有其他意见?”

    老丞相沉吟许久,也只得说:“老臣同意皇上的意见,公主嫁给此君,大利朝廷。”

    “好!便这样决定。”

    话音未落,门外脚步声响,一个小太监拼了命地跑过来。在门口还差点摔倒。

    皇上眉间露出怒色,王公公忙上前喝道:“大胆的奴才!你不要命啦!这是什么地方,岂敢如此无礼?”

    那小太监却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好了不好了,皇上!启禀皇上,是、是惠妃娘娘家中来人报信,说、说是,国丈爷和国舅爷,都让人给打了!”

    皇上心中几件事都有了主意,不由欢欣大悦。还想着要和老丞相出宫去一趟天仙苑,看看最近京城火bào的歌舞表演。

    一听说此事,着急上火道:“那还得了!来人,给朕更衣,朕要去亲自营救我家老丈人和大舅子!老丞相,一起走吗?”

    老丞相也是许久没有拍马屁,闻说此事不甘人后,一挺鸡胸肃容道:“义不容辞!”

    一君一臣,换了行装,带着几个手下浩浩dàngdàng地便直奔光明里去了。

    -------------------------------------------------------

    访问88必发官网手机版户端分享者(轻松一笑)的书库,阅读更多TA分享的书籍!

    地址:http://www.vpccentral.com/u?id=858

    也可以百度搜索或者访问www.vpccentral.com

    -------------------------------------------------------

    说说520免费88必发官网手机版户端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